<rp id="9ifbn"><object id="9ifbn"></object></rp>
<dd id="9ifbn"><center id="9ifbn"></center></dd>
  • <progress id="9ifbn"></progress>

  • <rp id="9ifbn"></rp>
    <rp id="9ifbn"></rp> <dd id="9ifbn"></dd>
    <progress id="9ifbn"></progress>

    媒体关注

    新闻动态

    东方今报 洛阳“网红”拖拉机 屡屡登上影视作品

    发布时间:2021-05-31 文章来源: 阅读次数:

    在近日热映的电影《第十一回》中,有一台东方红拖拉机跟一帮大腕儿“对戏”,成为影片中“不说话的主角”,引起不少网友关注。

    昨日,记者从中国一拖了解到,影片中的拖拉机来自中国一拖东方红农耕博物馆。

    “网红”拖拉机是剧组从中国一拖借的

    电影《第十一回》是由陈建斌执导,周迅、陈建斌、窦靖童、大鹏等主演的剧情片。该片讲述了马福礼一家和话剧团之间因一出戏产生的矛盾纠葛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一台东方红拖拉机作为“主角”贯穿整部电影,与一帮大腕儿“对戏”,勾起了很多人的回忆。

    记者了解到,影片中的那台拖拉机型号为东方红40,是电影剧组从东方红农耕博物馆借的。

    “这台拖拉机有太多故事了,最早还要从《洛阳晚报》一则报道说起。”东方红农耕博物馆相关负责人说,2017年,孟津县农民刘振武开着这台东方红40拖拉机,到小浪底镇上卖瓜,这台有些沧桑的“老爷车”引起一名年轻人的关注,他写了一段文字发在微信朋友圈里,机缘巧合引起《洛阳晚报》记者的关注。

    当时,刘振武的这台拖拉机已经用了40多年,仍然性能良好,不仅能陪着他卖瓜,农忙时还能干农活。相关报道刊发后,这台拖拉机一下子出了名,成了“网红”车。

    “老爷车”在电影《第十一回》中与大腕儿“对戏”

    它是我国第一代水旱两用轮式拖拉机

    当刘振武的这台拖拉机“退休”时,中国一拖联系到他,花一万多元买下了这台“老爷车”,收藏在东方红农耕博物馆的车库里。

    在电影《第十一回》拍摄前,导演陈建斌在网上看到这台拖拉机图片,一眼相中了,当即决定与中国一拖沟通,把拖拉机拉到北京参加演出。于是,这台“老爷车”开始了“演员之旅”。

    “东方红40拖拉机的诞生,标志着中国一拖独立设计能力的开始。”东方红农耕博物馆相关负责人介绍,1964年,中国一拖根据我国广大农村多种作业的情况,开始了东方红40拖拉机的研制工作,东方红40拖拉机配备的490柴油机与拖拉机同期进行设计、试制、生产,就连生产线也是中国一拖设计制造的。

    《一拖厂志》记载,该款拖拉机1970年正式投产,到1978年年底停产,累计生产东方红40拖拉机3.16万台。该负责人说,作为我国第一代水旱两用轮式拖拉机,东方红40拖拉机曾帮助很多像刘振武一样的农民走上致富路,它是中国农村的时代记忆。

    目前,影片中的那台东方红拖拉机已被剧组送回东方红农耕博物馆。该馆工作人员说,即便现在,这台拖拉机仍然能正常发动。接下来,他们将对这台“老爷车”做必要的维修,并收到“修旧如旧”的效果,为之后的展览做准备。

    东方红拖拉机如今已成为承载时代记忆的文化符号

    其实,东方红拖拉机已不止一次在影视作品中成为“不说话的主角”。

    2017年,在电影《冈仁波齐》中,西藏腹地古村普拉村的11名藏族村民,带着一台东方红拖拉机从家里出发,翻山越岭2500公里去神山冈仁波齐朝圣。在影片中,东方红拖拉机主要负责运送朝圣过程中的生活补给,它和11名朝圣者一起,经历了恶劣的天气和各种难以想象的困难,成为朝圣路上打动人心的有机组成部分。

    洛阳文化产业研究院原院长蔡运章认为,从我国第一台东方红拖拉机驶下线,就开始为中国的农业发展等做出突出贡献。

    “随着时代发展,如今的东方红拖拉机已不仅仅是一台农机车,更是一个承载时代记忆的文化符号,被赋予了更深的寓意。这也是东方红拖拉机屡屡登上影视作品的原因之一。”蔡运章说。

    天天色,天天干,天天操,天天射,天天好逼网,天天色综合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